黄色污的软件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别乱瞟了。”胡七儿敏锐的注意到了我目光,横了我一眼。

我连忙咳嗽一声,低下头:“抱歉。”

胡七儿扑哧一声:“你这人还挺有趣,我看你看我的眼神倒不像是色鬼,怎么,你很好奇我这幅样子?”

我老老实实的承认了:“确实是这样,我只是有些好奇,难道七儿姑娘已经已经完化为人形了?那我可真要叫您一声大仙了。”

燕铭微看着我们两个,一脸的迷茫,似乎是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。

胡七儿目光流转,看着我道:“看来你知道不少事情嘛,又认识二姐,能见到我家太奶,看来也不是普通人。”

接着她笑道:“告诉你也无妨,这具身体,原来可不是你看到的这样。”

我先是一愣,然后就明白过来,这应该也是类似胡二太奶附身在自己雕像上现身一样的情况,就是不知道,她附身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了。

被胡七儿抱在怀里的小狐狸叫了几声,胡七儿道:“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人能找到狐仙庙,原来是小九领你去的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多亏小狐狸了,不知道七儿姑娘在这里做什么?”

“我在这里做什么?”胡七儿撇了撇嘴:“你这人真奇怪,这里可是我的老家,我难得回来看看太奶,你居然问我在这里做什么。”

可爱甜美的青葱少女

我一时语塞,这倒是我问了一句傻话了,这里可是胡二太奶的仙堂,只有胡二太奶和一只小狐狸才奇怪,肯定还有其他的狐仙在,不过看这胡七儿的样子,倒像是从人类的世界回来的。

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我开口问道:“七儿姑娘,我还有其他同伴一起过来,不过我和他们走散了,你过来的时候,有看见其他人么?”

“其他人?”胡七儿想了想:“嗯,我想想,好像是有其他人类。”

我精神一振:“在哪里?”

胡七儿点着自己的下巴,做沉思状:“好像是在东边看到了一个营地,对了,过来的时候好像还看到了一个小姑娘,不过现在应该已经掉下去了吧?”

“小姑娘?”我闻言一惊,除了燕铭微之外,还有一个女生走散了,难道是她?可是掉下去是什么意思?”

胡七儿随手往自己来的方向一指:“那边有条沟,还挺深,我来的时候好像看见有个小姑娘挂在沟边上的树上,应该是摔下去的,嗯,随便啦,我要去见太奶了,人类,你叫马一鸣是吧?身上鬼气这么

重,还是好好处理一下吧,我走了,有缘再见咯。”

“嗷!”

这最后一声是小狐狸带着一些不舍的叫声,声音落下的时候,我眼睛一花,眼前的胡七儿和小狐狸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燕铭微惊讶道:“消失了。”

趴在我脚边的火猛和火弥不见了小狐狸,也纷纷跑过去到处嗅,找不到就焦急了叫了起来。

我却是没心思管走了的胡七儿,而是朝着她过来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刚刚胡七儿说的轻描淡写,但是却把我吓得半死。

这原始丛林里面会独自一人乱跑的女人肯定不多,她说的那个多半就是和燕铭微一起的另外一个女生。

此时燕铭微也已经反应过来,连忙跑了过来,一边叫道:“她刚刚说的不会是小雨吧?”

往前跑了一截,前面出现了一条深沟。

我们跑到沟边往下一看,果然,看到斜坡上长着一颗不算大的树上,树上趴着一个人,一动不动。

燕铭微一看衣服就认了出来,正是和她走散的另外一个女生刘雨,马上焦急的叫了起来:“是小雨!小雨!小雨!”

树上的女生听到叫声,这才抬起头,看到我们两个人,马上就哭了起来:“铭微,救救我!”

燕铭微叫道:“别着急,我们马上就来救你。”

我看了看左右,然后找了一棵树,因为没有绳子,就把我和燕铭微的外套脱下来撕开连起来,绑在树枝上,然后小心翼翼的爬下去,把刘雨拉了上来。

总算是找到了另外一个人,我也是松了口气,那棵树已经摇摇欲坠,要是我们来晚一些,说不定刘雨就要摔下去了。

之后带着两个女生,回去扛上板寸头,按照之前胡七儿的话,我们往东边去,半个小时之后,终于碰上了正在林子里面四处找我们的其他人。

五个学生团聚在一起,见面就哭开了,我看着也是有些感慨,这五个学生也是倒霉,居然能在这深山里面碰上凶恶的匪徒,好在运气还不错,一个都没少。

之后我也把碰上胡二太奶的事情告诉了其他人,胡广军他们也得到了要找的灵药,再留在林子里面也没有意义了,于是我们便收拾东西,然后带上了还活着的三个匪徒,往来时的路而去。

回去之前我就叮嘱过燕铭微,让她对狐仙庙的事情保密,只说自己不记得了。

狐仙庙隐藏在那山谷里面,胡二太奶多半是不想让凡人来打扰的,那灵药虽然对狐仙来说只是桂花糕,但是对凡人来说是救命的良药,这几个学生显然没意识到,如果真的传出去了,多半会有很多抱

着各种心思的凡人进来。到时候就算找不到狐仙庙,打扰了这片丛林也不是好事。

胡广军他们得到药就很满足了,也没有追问什么,当天晚上我们就回到了林子外围,然后在山上又露营了一夜,第二天便出了沟。

这里来旅游露营的人都很多,我们也不会引起什么注意。

出了沟之后第一件事情,我们就将那活着的三个匪徒,梁叔刀疤脸和板寸头交给了警察。

这几个匪徒做下的也是大案,不光是本溪市,周围的几个市也都在通缉这几个人,警察也不是没想过他们会不会逃到深山老林里面,但是辽宁这么大,总不能把所有的山林都翻一遍,光是一个出不来

沟的大小,估计把整个本溪市的警力都投进去也顶不了什么事,因此一直没有消息。

我们抓到了这几个人,自然是要受到各种盘问,我忽略了狐仙的部分,只说是我们在林子里面露营的时候抓到了他们。

本来光是我们几个年轻人这么说警察还不一定能相信,但是加上老霍这个退役特种兵,就合理了很多。

至于那几个匪徒,就算他们说什么鬼啊怪啊狐仙的,警察也只会当成胡言乱语,倒也不用担心什么。

确定没问题之后,警察局自然也不会为难我们,还大大的表彰了一次,而且居然还发了十万块的奖金,说是本来就是通缉令的奖赏。

有这意外之财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,本来我也差点被那板寸头一枪打死,冒着生命危险搞定了这几个人要是没点回报我还不爽呢。

不过后面警察局说的公开表彰什么的我就拒绝了,做人还是低调比较好。

五个大学生倒是很感谢我们,出来之后几个学生的家长轮流请我们吃了好几顿饭,又在本溪留了两天,才踏上了回铁岭的路。

这一趟出不来沟之旅下来,没有太多的波澜,而且我发现似乎只有我一个人犯险受伤了,这让我心里很不平衡,不过既然最后没事那也就没必要计较了。胡二太奶说很快就会派人来通知我结果,我们

只要回周家等着就行了。

“流窜犯逃入深山终究难逃法网,神秘英雄见义勇为勇斗歹徒——啧啧,你看这标题起的。”回到周家的第二天,谭金拿着报纸,对我嘚瑟道:“神秘英雄这个名号不好听啊,我觉得应该叫我神秘大侠,

那首诗怎么说来着?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,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很符合我的气质。”

虽然我们选择了保密,但是这也算是个大事,媒体自然没放过,因为我们没留名,所以报纸上只说是一伙进山露营的年轻人见义勇为抓住了歹徒。

这事情在网上还发酵的挺火,到处都在讨论,毕竟不管什么时代,人民群众对这种事情都是很喜闻乐见的。

我撇了撇嘴道:“你嘚瑟什么啊?那三个匪徒,一个是老霍逮住的,一个是我和俞五扛回来的,还有一个是我勇敢搏斗拿下来的,你从头到尾毛都没干啊。”

“你看你说的。”谭金还是一如既往的厚脸皮:“我们是一个整体,你抓住的不就等于我抓住的么?”

我还想再嘲讽他,却见周建华走了进来:“小马哥,外面来了一个女人,说要见你。”

“女人?”我一愣,谭金却猥琐的笑了起来:“没看出来啊,你什么时候在这里招惹女人了?”

我白了他一眼,往外走去。

大堂里面果然有一个女人,一看到来人我就愣住了。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胡七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