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哈影视最新版本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为了腾出产假,宇文皓最近疯了似地忙,也疯了似的地督促老七,让他务必办好要紧的几宗案子,还有,治安上也来了两三次的大扫荡,京中一度戒备森严,治安自然跟着转好。

明年春季有科考,所以赴京的学子渐渐也多了起来,京城的各大客栈里头,多半是住着赴京赶考的学子。

对于秦楼的整治,宇文皓也是加大了力度,因为他发现这秦楼最是容易被人利用监控消息,所以,请旨所有在职官员,不得逛秦楼,违命者罢黜。

首辅成立了一个监察衙门,专门就是用于监察各处官员有无违规,秦楼逛不得,可那些已经糜烂入骨的好一色之徒,总会想方设法地请姑娘到府中去,有了监察衙门,这些人可就没戏了。

首辅是配合宇文皓的,因为如果要把渗透的势力连根拔起,则伤筋动骨,闹得满城风雨,如今实在不是合适的时候,管不住别人,管住自己的人总可以了吧?

楚王府里头最近出入的人也多,但是多半是皇家亲贵,是看探望元卿凌,毕竟看着就要生了,来混个熟脸也好。

这天,瑶夫人和容月在楚王府里头陪着,这两人如今几乎每天都来,就是怕忽然元卿凌就作动要生。

妯娌三人在屋子里头说话,便听得有人进来禀报,说纪王夫妇来了。

一听这禀报,容月就下意识地看了瑶夫人一眼,“纪王夫妇?”

瑶夫人神情自若,“是纪王殿下和褚明阳。”

容月诧异,“他们来做什么啊?而且,是什么鬼纪王?不是都成大皇子了吗?还有王爷的封号?”

蕾丝白裙美女棕色头发眼神清澈置身花丛写真图片

“自己封的吧,至于来做什么,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吗?”瑶夫人淡笑道。

容月呵呵地笑了两声,“我才不愿意见呢。”

对于他们两人的情况,元卿凌不大知道,就听说褚明阳的孩子自然流产了,是否自然地流产,也无人去深究,谁还关心他们的事?便连当做谈资都费事。

人来了,元卿凌也不能不见,毕竟老五没在府中,纪王还是当大的。

“我陪去吧。”瑶夫人道。

“去?合适吗?”元卿凌愕然,不认为瑶夫人还想见到那渣男。

瑶夫人眼底透彻,“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,早放下了。”

如今,也不过是陌生人而已。

纪王夫妇在正厅里等着,仿佛没想过瑶夫人会在这里,所以三人出来的时候,纪王夫妇的神色有些诧异。

许久没见,褚明阳胖了一些,纪王苍老了一些,除此之外,没什么变化,神情也好面容也好,还是那么的让人厌恶。

两人的穿着没了先前那么华贵,但是,金银珠宝还是一个劲地往身上堆砌,款式是老旧了些,可到底是有那么几件的。

元卿凌客套了一下,便邀请入座。

“不知道纪王和……纪王妃来,有什么事呢?”元卿凌问道,既然他们自称纪王,那就做个顺水人情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瑶夫人在,所以宇文君一时有些难堪,支支吾吾半响,也说不出来。

倒是褚明阳杏眸一冷,道:“有什么不好说的?我们是来拿银子的。”

元卿凌一怔,“拿银子?拿什么银子?”

“赔偿的银子。”褚明阳看着元卿凌,哼了一声,“有些事情,大家心里头明白,他宇文皓对不起我,别想着就这么算了,他应该要赔偿我。”

“他哪里对不起啊?”元卿凌这会儿还真是懵了,那件事情,不是早解释清楚了吗?褚明阳不是那种自欺欺人的傻瓜,她必定清楚和她欢好的不是老五。

宇文君深呼吸一口气,也不管瑶夫人在场了,抬起头直接便道:“她的孩子没了,老五就应该要给她补偿,那都是老五造的孽,休想否认,前情后因,本王都了解清楚了,就是老五办的阴鸷事。”

元卿凌和瑶夫人对望了一眼,这一面实在不该见,就让他们在某个角落里烂透就好。

元卿凌干脆问道:“们想要多少?”

“十万两!”两人异口同声地道。

“十万两?何不去抢?”元卿凌冷笑起来。

褚明阳用冰冷憎恨的的眼光看着她,“若还想着保住太子的名声,十万两尽快拿来,否则不出一天,街头巷尾都会说他欺辱长嫂,到时候他名声尽毁,那是一百万两也买不回来的。”

“欺辱长嫂?”元卿凌失笑,“说的长嫂是吗?好,尽管出去嚷嚷,看谁信。”

“……”褚明阳霍然起身,阴沉地看着元卿凌,“休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如今可不怕闹,让我怀孕的就是宇文皓,他就算不承认,可上苍有眼,有人见过他与我在一起。”

“是不是老五,心里很清楚,们如果没银子开销,我可以给们送一些,”她说着,便叫喜嬷嬷进来,道:“去账房里支取十两银子,给纪王夫妇。”

“十两银子?打发乞丐吗?”宇文君恼怒之际,也不管瑶夫人在场,指着元卿凌就骂,“正如所言,老五干了什么事,他自己也清楚,让他出来说,他躲着干什么?不敢出来见本王吗?今天要是没有十万两银子,本王就不走了。”

褚明阳马上就接口,“别想着派人撵走我们,他再如何还是宇文皓的兄长,敢对我们动武,也叫们楚王府名声尽毁。”

瑶夫人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
“贱妇,笑什么?得意什么?”宇文君对瑶夫人那是深沉的厌恨。

瑶夫人看着他,道:“我笑们一口一个名声尽毁,名声对于太子来说还真不是那么的重要,但是,们二位的名声怕是已经贴地了吧?何必自讨没趣上门要钱呢?自降们高贵的身份?回吧,们的月例也足够开销了。”

宇文君冷冷地道:“这个背弃夫婿的贱人,有什么资格说名声?亏得是父皇看在两个女儿的份上,对格外开恩才有今日的自在,只是不是一样也像狗一样跪甜着元卿凌吗?怎就不知羞耻了?有多清高本王有多卑贱?贱胚!”

瑶夫人耸肩,不说话了。

元卿凌心里却有些奇怪,这两人许久都没出现在视线之内了,忽然张嘴就要十万两,而且看两人紧张的模样,仿佛没了这十万两踏出门口都害怕,便打了个眼色给蛮儿叫蛮儿过来压低声音吩咐她去府门口看看。